首页 > 最新消息
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教授同在几内亚中国公民连线交流疫情防控实录
2020年5月27日

  黄巍大使:童教授,您好!非常感谢您今天百忙中抽出时间,同驻几内亚使馆、援几专家组和医疗队、在几中资企业人员和旅几华侨华人就新冠肺炎疫情防疫知识进行线上交流。  

  我首先介绍一下几内亚疫情情况。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非洲54个国家无一幸免。截至目前,几内亚确诊病例3358例,治愈1783例,死亡20例,确诊病例人数在整个非洲大陆排在第9位,在西非地区紧次于尼日利亚和加纳排在第3位,形势非常严峻。但好的消息是,几内亚疫情死亡率较低,大概在0.5%—0.6%,在全球来说也比较低。  

  党和政府非常关心在几内亚和其他非洲国家中国同胞的生命健康安全。驻几内亚使馆通过网站、微信工作平台向大家普及防疫知识、发布疫情信息,尽可能地帮助大家解决实际困难。但如何从专业角度看待和防治新冠肺炎,大家迫切希望听到国内专家的意见。今天我们非常有幸邀请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留德医学博士、我国著名呼吸危重症专家童朝晖教授与在几同胞进行线上交流。童教授作为中央指导组专家成员之一,曾赴湖北第一线现场指导抗疫工作,为国内抗疫取得阶段性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接下来欢迎童教授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疫情形势,以及在几内亚同胞工作生活方面应该注意些什么问题,做一个简短的报告。  

  童教授:黄大使,您好!各位在几内亚同胞,大家好!在中国,特别是在武汉,我们的疫情防控工作已取得重大胜利。目前在哈尔滨,后续发生的病例都控制住了;在吉林,已连续几天没有新发新冠肺炎病例。应该说,我们在国内的防控策略是行得通的。大家都看到,目前在全球都要求戴口罩,尽量居家隔离,减少聚会,说明我们这些隔离措施实际上是有效的。我们很快地控制住了疫情,发病病例总数远远低于某些国家。我2018年到几内亚看望医疗队队员,基本了解中几医院的情况,今天一定会尽我所能和大家相互交流一下。  

  黄大使:感谢童教授。今天有一些同胞在使馆主会场,还有一些同胞通过网络连线观看,现在请大家提问题。  

  问:童教授您好!我有三个问题想向您请教:第个问题,新冠肺炎患者体内产生的抗体时间是57天,还是1014天?第二个问题,同一个人,如果同时使用两个品牌的胶体金法检测试剂,一个检测结果是阴性,另外一个检测结果是IgG阳性,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第三个问题,如果新冠肺炎抗体检测卡检测结果是IgG阳性,是否就可以结束隔离?谢谢!  

  童教授:第一个问题,新冠肺炎产生抗体的时间是57实际上按照有些报道,35天稍微早一点产生IgM,也有说57天,总体来说5天左右就可能会产生IGMIgG。按照我们过去对IgG的说法,在原来恢复期的时候,比方说IgG的两倍或者几倍升高,这个时间往往要10天以后,或者说两周左右,这是产生的时间。  

  第二个问题,我不了解几内亚能不能做这种抗体滴度,实际上目前很多公司在生产胶体金法检测产品,我们发现抗体的检测很不稳定,不同公司定量结果可能都不同,且看不出它的滴度数值。所以我认为能做滴度是最好的,能知道IgMIgG具体是多少,是不是成倍的升高,能看出一个动态的变化。  

  第三个问题,一般来讲病人在感染的早期会出现IgM阳性而IgG阴性这个时候应该进一步治疗。如果出现IgMIgG阳性,那就是中期,从临床上看也有一定的传染性。最后,如果只有IgG阳性,核酸和IGM指标都是阴性了,从实验室指标上来讲是可以出院,但大家知道出院还有标准,比方说要三天以上临床症状体温正常,呼吸道症状消失,胸部CT影像明显改善,间隔24小时的两次核酸检测阴性等。但是IgG阳性不代表产生了综合抗体,因为真正有保护作用的还是综合抗体,我们发现有滴度不太高的IgG呈阳性患者没有产生保护性抗体,所以说我们实际上要检测的是否产生保护性抗体,还是要检测综合抗体。  

  问:童教授您好!我有几个关于中药治疗方面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新冠肺炎中药三方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使用一到两个疗程。如果两个疗程未治愈,是否可以继续使用三方一个疗程?第二个问题,轻症、普通型,是否可以只用莲花清瘟胶囊、金花清感颗粒治疗,疗程710天?第三个问题,以胃肠道症状为主的轻症、普通型患者是否可以只服用藿香正气软胶囊,或藿香正气水710天?第四个问题,服用中药的同时是否可以服用硫酸羟氯喹,或者阿比多尔片抗病毒治疗?  

  童教授:第一个问题,我是西医,不太懂中医。在武汉,我们也看到一些病人用了一些中药,中医还和西医还不太一样,每个中医都是一人一方。同样是称作心肺排毒汤,可能不同的中医开的方还不一样。同样是莲花清温,它的配方也可能不太一样。对新冠肺炎的治疗,我个人建议在轻症,也就是肺部没有影子、没有肺炎、有点呼吸道症状或者消化道症状,可以用一些中药进行早期干预,等到有肺炎或者其他症状,并且还没有影响血氧饱和度的普通型病症的时候,肯定是中西结合治疗,也就是说我们用一些抗病毒药,同时也有一些中药。各医院都有中医科,所提供的方剂也有不同。国家派往武汉的几位中医医生,他们管的是方舱,都是轻症患者,会用一些像清肺排毒汤汤剂。对在恢复期的普通型病症患者,也会用一些中药帮助其恢复。我个人意见是在轻症和恢复这两个时期用中药比较好。  

  第二个问题,根据最新研究,硫酸羟氯喹和阿比多尔片是没有效的,是否定的,相反对心脏、对肝脏损害比较大。有些人认为瑞德西韦对欧美人比较有效,再有就是法比拉韦,目前看起来似乎可能比瑞德西韦要好一些。  

  第三个问题,刚才提到的消化道症状,因为我们日常有一些普通的冠状病毒也会引起消化道症状,比方说拉肚子、胃肠道不舒服等情况。实际上服用藿香正气可能不一定有效。所以我觉得如果只是有消化道症状,没有呼吸道症状,没有肺炎,对症处理就可以,应该自己是可以恢复的。  

  问:童教授您好!第一个问题是,呼吸道核酸检测准确度存在一定的误差,能不能用血液检测来补充?第二个问题是,有一位在几内亚定点医院治疗的同胞一个月内测了4次都是阳性,实际上在临床症状已经是基本上无恙了,请问什么时候能够转阴,会不会在这过程当中还会复阳?第三个问题是,采集咽拭子完毕以后,取样如何保存,多长时间有效,或者运输温度多少,如放冰箱该如何保存?  

  童教授:第一个问题,为什么采集呼吸道标本,因为它(病毒)是先从呼吸道侵入。为什么不用血?其实这个阳性率本身就不高,再加上是从上呼吸道侵入到下呼吸道。德国做了一个研究,在咽喉部的病毒一般存活8天。如果要是跳过呼吸道去测血液,那肯定没有呼吸道标本准确度高。如果咽拭子结果不够准确,我们可以检测深部痰液,准确率其实更高。第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中也提出了如果核酸检测为阴性,而血清学抗体检测为阳性(IgMIgG阳性),尤其是IgM为阳性,可以作为疑似病例的补充,将其确定为确诊患者。那么也有人会问为什么测核酸不测抗体,因为抗体产生时间慢,核酸检测能更早地发现感染者,也可能在潜伏期内就检测出来。更能满足“早诊断、早隔离、早处理”要求,这个是核酸检测的优势。  

  第二个问题就是阳性的问题,一些老年人年纪大了,有基础疾病的,和一些使用了激素的患者,转阴的速度会变慢,呈现一种长阳现象。这在之前对甲流的研究中就出现过同样转阴偏慢情况。这也可能是这个病毒的一个特点,它可能比别的病毒性甲流和其他病毒转阴要慢。就这个问题,我们也用了一些办法,针对一些长阳病人,可以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给用一些恢复期血浆。临床上有一些用了恢复期血浆的患者,转阴要快一些。  

  第三个问题,采集好的样本在12小时以内,要放在零下20摄氏度的冰桶内送到实验室,如果不能立即检测,要冻存在零下40摄氏度冰柜,零下40摄氏度的环境基本上可以保存很长时间。  

  问:童教授您好!几内亚现在正值雨季,这种高温、潮湿的天气,会不会对病毒整个流行有一定的抑制作用。干扰素对这个疾病效果是怎么样的?还有激素的运用,到底效果怎么样?  

  童教授:第一个问题,冠状病毒多在冬春季发病,喜冷不耐热。从消灭病毒的角度看,新冠病毒在热带地区可能不太容易存活。  

  第二个问题,阿尔法干扰素曾在治疗治疗埃博拉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的时候推荐使用,但对于新冠肺炎,我们看到两版世卫组织的方案并未推荐,我们也没有发现阿尔法干扰素像一些文章报道的那样有效,相反它对人体的一些免疫调节方面还是有些影响,所以现在不建议用阿尔法干扰素。关于激素的问题,激素的使用一直有争议,从过去抗击甲流、非典、埃博拉的数据来看,激素没有太大作用。我们的经验就是在早期不主张用激素,到后期有些时候能用激素加快病人肺部吸收,可使患者恢复得更快,这是我们的一些观察。  

  问:童教授您好!我是放射科医生。病毒性肺炎在影像学表现上都比较相似,新冠病毒肺炎也是作为一种病毒性肺炎,它在影像学表现上是否有什么特征性,可以和其他病毒性肺炎的影像有所辨别。另一个问题是,IgGIgM抗体存在的时间是多久?  

  童教授:第一个问题,新冠病毒引起的肺炎影像除了典型的毛玻璃影,还会有沿着血管纹理的侵蚀,因为新冠病毒它不仅攻击肺,也会攻击心脏,攻击血管,所以会有这种侵蚀血管的这种纹理,甚至有些病人还会咳血。  

  第二个问题,因为现在时间还不够长,毕竟从最初到现在还不到半年,需要进一步观察。  

  问:童教授您好!有一个21岁的年轻人,确诊后接受治疗已经出院,但是身边的人还是害怕和他接触。他有可能还会传染给别人吗?  

  童教授:如果说是无症状感染者,在隔离14天核酸“双阴”了,就没有问题。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染性并不强,因为这个病毒传播主要是通过呼吸道,通过打喷嚏飞沫,如果没有症状,就很少会咳嗽,就不可能会有呼吸道的飞沫传播,所以它比有症状的患者传染性还是要低得多。国内也做了一些研究,把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做了检测,核酸都是阴性,所以说明它的传染性不强。对无症状感染者,如果隔离起来以后,复查两次核酸都是阴性,出院了那就没问题。我觉得就不要害怕。无症状属于比轻症还轻,对无症状感染者,我们都不用给用药处理。  

  问:童教授您好!对乘坐飞机的人,您有什么防控建议?是否推荐提前服用一些抗生素或者是其他药物。  

  童教授:不管是新冠肺炎也好,还是其他疾病,没得病的时候,通常是不主张预防用药。没有接触上病毒,体内还没有细菌和病毒,所以通常是不主张用抗细菌药和抗病毒药。在人员密集、不通风的地方,比如坐飞机的时候,建议大家戴外科口罩,要求严格一点可以戴N95口罩。但是护目镜和防护服没有太大必要,乘坐飞机时间也不短,穿戴过多也不舒服。  

  问:童教授您好!几内亚核酸检测结果要等待5天。患者等待结果期间,如果症状已经非常明显,在隔离和治疗的过程中应该怎么做?  

  童教授:因为现在是在流行期,当有人有呼吸道症状,肺部影像有毛玻璃影,那就应该作为疑似病例,接受核酸检测。疑似病例不能不管,也不能将所有的疑似病例放在一起隔离,要将疑似病例放在单间隔离,等到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了,如果是阳性就开始集中隔离治疗,转阴就能回家。检测时间越长,疑似病例占用的单间就越多,医疗压力也越大,所以要扩大核酸的检测量和及时出报告,及时把这些疑似病例分层分类管理。  

  黄大使:刚才,童教授介绍了国内抗疫最新情况,并围绕新冠肺炎疫情特点、趋势、防御等为我们作了精彩的报告,回答了大家关心的问题,专业性很强,也很有针对性,对我们每位在几内亚公民如何更好防护,避免恐慌情绪大有裨益。大家虽然身在海外,但是有党和政府的关心关爱,还有国家的大力支持,使馆全体同志也会继续同大家并肩作战、团结一致、互帮互助。我们根据童教授的意见和建议,运用科学的手段做好防控工作,一定能够共渡难关,取得抗击疫情的最后胜利。  

  在交流即将结束之际,我们要特别感谢北京市卫生健康委给予本次活动的大力支持。再次感谢童教授,再见!  

  童教授:谢谢黄大使和各位同胞,再见!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